暗雷?向上金服出现严重逾期无公告无兑付招大

  据悉,大量出借人对北京捷越联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越联合”)旗下向上金服的行为不满进而去区长信箱进行投诉。有出借人表示,在向上金服的投资项目出现严重逾期,而且既不兑付也无公告,此举是为了讨要说法。

  实际上,按照监管的要求今年将完成对网贷平台的清退工作,截至今年6月末仅剩29家。

  从信件内容来看,有出借人表示逾期已有半年,也有出借人的表述是几个月,也就是说逾期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而且,向上金服方面并没有向出借人解释为什么逾期也没有提出解决方案,有出借人称,该平台以疫情等理由要求到期出借人转投免排队max项目,今年2月不出任何公告私自砍一半利息,但到期仍然不予兑付。

  对于投诉内容,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回复称:9月11日派东城区金融服务办金融工作协调科陈同志开展工作,第一时间核实“北京证大向上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相关情况。经核实“北京证大向上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银河SOHO中心B座17层。针对向上金服逾期不还款的问题,我办将向相关部门反映,通报风险。督促平台主动与投诉人沟通,协商进行解决。如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投诉人及时通过司法部门解决。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证大向上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即是向上金服的运营主体,其为捷越联合的全资子公司。袁成龙为向上金服的总经理及法人代表,经过股权穿透,公司实控人为马晓军,他的持股比例为47.12%,戴志康的持股比例为29.3841%,后两人均为公司的实际受益人。据向上金服官网显示,目前平台已运营2610天,累计服务人数达777万,为用户赚取利息共15亿,累计业务成交额为557亿。

  有出借人在社交媒体表示,“北京金融监督管理局以及金融办等均表态称,向上金服的转型以及清退都是自主行为,且从未向政府报备过。”不过查询向上金服官网发现,除了日常的维护及公告信息并未发现其他其转型或是清退相关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不只向上金服,捷越联合旗下还有一家网贷平台名叫向前金服,据不少出借人反馈目前情况与向上金服类似,也已经发生了逾期,且官方未有相关声明。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末,向前金服累计出借565.9亿元,借贷余额为114亿元,利息余额为10.44亿元,借贷余额笔数为249778笔。

  去年开始,网贷行业清退速度开始加快,“应退尽退”等口号成为了行业的基调。

  去年8月,正大公司暴雷,号称“不跑路不失联”的戴志康主动投案自首,引发行业热议。

  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证大文化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目前最新进展,公安机关已先后对证大文化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6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公安机关已依法追缴现金15亿余元,查封、冻结相关银行账户、股权、不动产等涉案资产。追赃挽损工作仍在全力进行中,最终清退将由法院依法执行。

  上个月,在央视《部长共话》节目中,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网贷平台已从最多时的五千到六千家逐步清退,到今年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了。据其透露,网贷清退涉及到了数千万出借人,出借款项还有8000多亿没回收,当前公安等部门在追查清收,将最大程度上偿还出资。

  网贷平台监管曾经历了很痛苦的阶段,现在已经走到根本性的转折点,网贷专项整治工作可能在年底进入尾声,随后转入常规监管。

  上述29家在运营的网贷平台中就包含了上文中提到的向上金服和向前金服。此前,有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转型,包括导流助贷、申请网络小贷牌照等方式,但转型成功的只是少数。如果,向前与向上两家金服无意转型,那未来的结局就很明显了。(完)

上一篇: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
下一篇:走日本老路?“经济内循环”是中国破局利器吗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和讯财经新闻-让财经新闻更快更可读
服务热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