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安置农场 >

邕宁扶贫安置农场扶出疑问 农场没娘有苦难言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安置农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核心提示:东兰、大化等地一批怀着脱贫梦想的山区农民,5年前陆续被一家开办农场的公司招收到邕宁大塘镇种果。最终,他们告别家乡,落户在太安安置农场。然而,现在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局面:农场里一些人能拿到几百亩果地,一些人仅分得四五亩。另外,由于安置农场没有“娘”,农户经常不知向谁述说自己的苦衷

  “在我们的扶贫农场里,实在太不公平了。”1月27日,记者前往邕宁县大塘镇太安安置农场(以下简称“太安农场”)采访,农户兰海波见到记者后,道出了他的苦水:他们农场中有的人一家就占了几十亩数百亩果园,而一些农户,家里三四口人才分得四五亩果园。农户兰金成告诉记者,他们家是2002年从大化板兰来到这个扶贫农场的。他们家7兄弟中,4个成年的都把户口迁到了大塘的这个安置农场,每个人分得1份土地。“说是1份地有5亩果园,实际只有4亩多,因为这5亩是把房子、道路也计算在内了。”兰金成说,这几年他家果园的果树挂果少,每年只有五六百元收入。“在农场里,我们是穷人家,但我们穷不是因为我们不勤快,而是因为我们太老实,不懂得像别人一样搞假来多捞一些土地和果园。”兰金成不服气地说。兰家老二兰金平说,现在太安农场存在着不少不公平现象:有些人家,一家就占有三四十家的果园和土地,拥有比一般人家多出几倍、十几倍的土地和果园。

  在太安农场里,有着一种奇怪的现象:农场的一个个山坡上,常有一排房子闲置着,被荒草淹没。另一方面,有的农户却一家几口挤住在窄窄的小房里。见到兰金成4兄弟每家都挤住在1间小屋里后,记者不禁问道:“你们何苦挤在一起,前面的坡上不是还闲着一排房子吗?”兰金成苦笑着答道:“这个农场按规定要安置205户人家,一共建了205套房子。山上空着的房子是留给那些还‘没来’的农户的。”“线户人吗?”记者追问。“公司和场长都说有205户,但我们住了两三年,发现有100多套房子一直闲着,主人也没有出现过。”他说,后来他们才知道,由于有一些人多占土地和果园,实际上并没有205户农户住进来。不过,虽然闲置的房子达100多套,但名义上都有主了。一些农户领带着记者查看了太安农场中的6个山头。记者数了数这些山头上建的房屋,一共70多间。但是,房屋几乎都是一排排闲置着:有的房门紧锁,成了堆放柴火的杂物房;有的墙壁崭新,却成了猪圈、鸡圈、狗圈;有的门窗、瓦片已被人揭走,只剩下残垣断壁;有的地板上还落有建房时掉落的石灰,丝毫未有住过人的痕迹。在一些闲置的房外,记者发现房子外面安的电表虽有户主的名字,但安了几年的电表刻度却依然是零。兰金平指着一处已被野草紧紧包围的房子,不禁感慨说:“几年来,我们眼睁睁看着这些新房子变成旧房子,真是心疼政府的扶贫款啊。”

  记者走过一片坡地时,见到正忙着栽种甘蔗的大化队长石登永。石登永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俩一共种着15亩荔枝园,5亩种甘蔗的坡地;15亩荔枝去年卖得了6000多元钱,5亩甘蔗卖得了2000多元。记者问他:“按规定农场里每户不是只能分得5亩土地和果园吗,你们家怎么得那么多?”石登永马上开始改口称,他有5弟兄,多出的土地是帮外出打工的兄弟“管理”的。“5个弟兄不是应该得25亩土地吗?”记者反问。石登永支吾着说:“哦,那我应该有4个兄弟,记错了,记错了……”在采访农场里那些土地和果园较多的农户时,他们大都遮遮掩掩。记者走下农场里的一处山坡,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卸砖头的声音。上前一打听,才知是农场的原办公室主任奉仰鹏一家正在把一间没人住的房子拆掉,以便运回自家屋前再起房子。记者走到被拆的房子前,看到东兰人潘大柱正开来自家小货车帮韦仰鹏运砖头。记者问潘大柱有多少土地时,他很警觉地反问记者:“不是每家都一样,只有5亩吗?”其实此前,记者知道潘大柱一家有200亩土地和果园。兰金平告诉记者,去年有一次开会时,场长潘大勤想把他们兰家4兄弟的果园,拿掉几亩分给别人,他们兄弟据理力争,在群众的支持下才保住了十几亩果园。但到年底,兰家兄弟想申请扶贫款,和其他农户一样在自家门前修个沼气池,但他们反映多次,其他农户得了,就他们兄弟的没有批准。兰金平说:“每个沼气池可得四五百元的扶贫款。其实,果园里建好的沼气池有些荒在那里没人用。”

  兰海波,36岁,东兰人,是在1998年太安农场建场之初就来到农场耕耘“元老”之一。兰海波告诉记者,最初,太安农场由南宁市安居公司管理。他们来自东兰山区的40户贫困户,1998年被公司招工到农场垦荒,在农场的400亩荒地上种荔枝和芒果,每户农户负责10亩。当时,公司每月给他们240元工钱,说好果树有收益后,农户和公司六四分成。第二年,从东兰、大化等地招来的贫困户多了起来,变成每个农户负责5亩果园,工钱降为100元/月,许多农户见不划算,纷纷走了。于是,公司调整了分红策略,答应和农户三七分成。到2000年,公司称没有资金再投入,于是把果园全都给了农户。“坏就坏在2002年。”兰海波说,那年,公司利用扶贫款一次租下了包括原来的400亩果园在内的1025亩土地,每户农户分给5亩土地和果园,准备安置205户大化、东兰的山区贫困农户。“然而,这次公司改变了以往按照实际入住户来分配的方式,只要户口迁入邕宁大塘,一个户口便分给5亩地。”兰海波说,于是农场里的一些农户纷纷回老家,把老家一些已不存在的亲戚和出嫁的亲戚的户口都转过来,借以多占土地。“我们老家户口管得比较乱,想转多少户口有多少户口。”兰海波说,当时他们一些老实的农户,只把自己的户口迁来,仅得了按规定应得的土地。一位农户拿出材料告诉记者,当时很多回老家找了很多户口迁过来的农户,用“合法”的方式把不少土地骗到了手。

  1月28日中午11时,记者来到位于南宁市青山路水产研究所内的南宁市安居公司。安居公司的蔡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该公司早在2002年就把太安安置果场移交给了邕宁县大塘镇管理,“按理来说,这205户农户现已经成为大塘镇太安村村民,不再由安居公司管理。”记者问:“农场目前存在的土地分配不公问题,公司方面是怎么处理的?”蔡经理解释说,当时该公司本来是想开办农场,由于没有人看管果园,于是他们跟政府的扶贫项目合作,从东兰、大化等地招收了大批贫困户,让他们看护果园的同时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后来,该公司发现通过招收贫困户来看管果园,问题多,难以管理,遂决定把太安安置农场的管理权移交给大塘镇。为了稳定贫困户,该公司要求贫困户把户口转过来,1份户头分得5亩土地。安居公司在协助分配土地给农户时,也只认转入的户头数量。“当初按照户头建了205间房子,为什么至今很多尚未有人入住呢?”记者问。蔡经理解释说:“我们公司当初只是负责承建房子、按户头分配土地,到底有没有人住,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管理的范围了。”1月28日下午3时,邕宁县大塘镇政府一名分管扶贫工作的同志告诉记者,她是从2004年11月份开始由另一名同事手中接管太安安置农场的扶贫工作,所以对农场的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据她手上掌握的数据,太安农场现居住人口有247人,但具体户数她并不清楚。她告诉记者说,其实大塘镇政府对太安农场的具体管理职责也不是很明确,只是传达上级扶贫部门的文件精神、利用扶贫款监督修路等。

本文链接:http://loribowden.com/anzhinongchang/23.html